刺猬养殖
文章分类
联系方式
单位名称:刺猬养殖首页
通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文化路5号南湖大厦B座6楼
邮政编码:110
联系人:刺猬养殖安卓、李爽
座机:024-2388
电子传真:024-23988
E-mail:ln16.com
            
莆田系医院8成利润买广告 病患榨干了我最后一分钱(转载)
来源:刺猬养殖    发布于:2019-06-12

莆田系医院8成利润买广告 病患榨干了我最后一分钱(转载)

  一位莆田医院老板:8成利润买广告,一位病患:他们榨干了我最后一分钱!  据一份不完全统计,在中国11000家民营医院中,莆田系民营医院占到了80%的比重。

魏则西之死,让人们再次把目光聚集在这个庞大的群体上。 一位曾经被莆田系民营医院蒙骗过的患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完整讲述了在医院被骗光身上所有钱财的经过。

  现象:莆田系医院无处不在  滑膜肉瘤晚期基本上就是不治之症了,魏则西是家中的独子。 可以想象,抱着对生的渴望,魏则西和家人在百度搜索滑膜肉瘤治疗信息时,搜到的推荐页面上北京武警二院一定排在前列。 当然,现在再去搜索,已经没有了,但是通过热心网友的截图,可以看到,排在第二推荐位的就是北京武警二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查阅北京武警二院网页域名的注册信息,发现注册公司名为康信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的技术合作伙伴是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而3月3日晚间,中源协和发布预案称,拟以11亿元收购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柯莱逊是国内最大的免疫细胞治疗企业之一。 柯莱逊的官网将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列为合作伙伴。   康信公司与柯莱逊公司,一个是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的合作方,一个是技术支持方。

截至记者发稿时,柯莱逊公司的官方网站已经打不开,但是从网友保存的截图可以看到,柯莱逊公司董事长为陈新贤,而康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新喜。

据莆田系医疗公司知情人士介绍,这兄弟二人都是莆田系医疗企业中的大老板。   莆田系医院8成利润买广告病患:榨干了我最后一分钱  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网站截屏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梳理陈新贤参股的医院发现,其先后出现在成都圣贝牙科医院有限公司、国科健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都圣贝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康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上海圣贝口腔辩论部有限公司、北京普京医院等多家医疗机构中;而陈新喜同样身为多家医疗机构的股东或法人代表,包括:上海康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杭州真爱妇科医院有限公司、上海百投生物医学科技有限公司等。

  手段:80%的利润投到广告中  如今,中国的民营医院,已经成为了莆田系的天下。 据一份数据统计,在中国11000多家民营医院中,莆田系的民营医院占了8000多家。   据一位在江西经营民营医院十多年的莆田人陈老板介绍,莆田系最早起家是从江湖游医开始,大街上电线杆上贴小广告,治风湿、性病、鼻炎等。

“那时候比较低端,基本上是靠行骗为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  陈先生说,莆田系真正开始走上道,是从上世纪90年代,莆田人承包医院科室干起的。

“那时候国家放开了公立医院科室承包,这些莆田人捕捉到了这里面的商机。

”  科室形成了规模和气候,这些莆田人就开始不甘于单一的科室了,而是趁机成立专门的专科医院。 并且,莆田系涉足领域比从前更广泛了,凡是医保没有覆盖的领域全都囊括进来,一般来说医保覆盖不到的其实都是一些不致命、对健康危害次一级的疾病,比如男科、妇科、不孕不育、美容整形等。   陈先生告诉记者,他自己在江西一个小县城,开了一家男科医院,最初的时候,他和同行们交流业务时,一致心得就是投钱砸广告,不断地通过当地电视台、报纸,进入人们的眼球,才有可能吸引人们到医院来。

  “差不多有80%的利润,都要投入到广告中去。

”陈先生表示,这是江西很多民营医院,或者说是全国很多民营医院通用的手段。

“只不过,广告的投放渠道变了,原来主要是地方报纸、电视、电台,现在转向网络,百度推广。

”  正是因为这些民营医院投放的广告,网民在搜索一些公立医疗机构的时候,往往也会弹出付费推广的网站链接。 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曾经说过,2013年百度全年广告总量260亿元,莆田民营医院就做了120亿元。

  莆田系医院8成利润买广告病患:榨干了我最后一分钱  图与文无关  法则:榨干病人最后一分钱  商人逐利,百度推广无关人情。 砸巨资买百度推广的这些医疗机构,自然是要穷尽一切办法,把这些投入收回来,并且还要有盈利。   从魏则西发在知乎上的文字可以看到,接待他的一位李主任,称治疗有效率可以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对他爸妈说保他二十年没有问题。 魏则西事件之后,南昌一位曹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讲述了他在南昌某泌尿专科医院治疗的经历。   曹先生表示,他患有尖锐湿疣,妻子也被传染了,由于患病处比较私密,所以不敢轻易告诉亲朋好友,于是两人就到前述专科医院治疗。

  “一进去,一位主任就告诉我,这种病很严重,要立刻治,能治好,但是要用贵一点的药。 ”曹先生陈述道,医生开的药是400多元一针,他夫妇二人每天都要打一针,再开了一些其它的口服药,住院治疗了半个月,都没有好。

  曹先生回忆称,医生每次开药的时候,都问他还有多少钱。

他带去的28000多元钱很快就花光了,最后找一位同学借钱的时候,才忍不住告诉了同学实情。 同学告诉他,肯定被骗了,让他直接去当地的人民医院。   “在人民医院,只花了2000多,就治好了。

”曹先生告诉记者,事情过去了许久,他本来一直没有打算对外说。

看了魏则西的遭遇后,他深有感触。   记者查询了解到,曹先生口中的泌尿专科医院幕后老板也是莆田人。

  大医博爱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陈向军向记者表示,魏则西事件,带给莆田系民营医院既有正面的影响,也有负面的影响。 “正面的影响是,莆田系得去思考,未来我们怎么去发展;对莆田系的从业者来说,需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  莆田系医院8成利润买广告病患:榨干了我最后一分钱  魏则西墓志铭:品学兼优嫉恶如仇  莆田系医院8成利润买广告病患:榨干了我最后一分钱  魏则西的父母怀抱他的遗像,悲伤不能自已  莆田系医院8成利润买广告病患:榨干了我最后一分钱  “莆田系”民营医院新闻频道。

刺猬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刺猬养殖-www.369072.com All Rights Reserved.